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风水知识 >> 风水常识 >> 风水研究

朱德生父朱世林之墓

类型:风水研究 时间:2011年8月28日

新中国开国元勋、一代伟人朱德的生父朱世林之墓,坐落在朱德故里琳琅山风景区一个叫钟家湾的山坳里。朱世林墓虽历经劫难,却保存完好,成了1935年之前唯一保留下来的朱家祖坟。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它能够躲过一次次劫难,安然无恙地保存下来呢?
朱德的生父朱世林是在1920年10月27日从泸州返乡途中病逝在重庆的。1919年,早已是“靖国军”少将旅长驻防在泸州的朱德就将自己的亲人全部接到了泸州。“但他俩劳动惯了,离开土地就不舒服,所以还是回了家。父亲就在回家途中死了。”(《回忆我的母亲》——朱德)朱世林遗骸被家人运送回家,葬在了风景秀丽的钟家湾。朱德极度伤心,拿钱为父亲修建此墓,以尽孝道。
朱世林墓的修建正面采用仿木牌楼形式的五重檐七龛两穴推棺墓石坊,高5.5米,宽6.4米,墓后用条石围砌,高约1.5米,因而被人们称为甑子墓。石坊的正面用高浮雕手法镌刻了朱家先祖灵位、“二十四孝”人物故事及花鸟走兽图案等。在墓门两侧的石屏风上,有两个披甲执戈的武士——夫妻将穆桂英和杨宗保。左侧墓室的门首石碑上刻有墓主人朱世林的墓志铭,上面叙及朱世林家世,以及朱世林第三子朱德在护国、护法战争中的丰功伟绩。右侧的墓碑没有字迹,本是为朱德生母钟氏准备的。但朱母在1944年去世后,因恐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而未能入葬此墓。直至1958年,朱德胞弟朱泰阶去世后入葬此墓,故而夫妻墓变成了父子墓。其子孙暂时未为他立墓碑,因而他的墓碑就成了无字碑。
提到国民党反动派迫害一事,就不得不令人想到朱家经历过的“抄坟”惨祸。那是在1933年到1935年期间,国民党反动派因与朱毛红军交手屡次失利,有人便提出了“杀朱拔毛”的口号,四川军阀杨森曾派其部下先后三次“移葬”朱家的祖坟,“移葬”的骨灰被浇上了汽油进行焚烧……但朱世林墓,却在数次劫难中完好保存了下来。
1935年农历腊月初八,杨森又派了两个所谓的“视察员”,他们在伪仪陇县县长乐九成的陪同下“视察”朱家祖坟,准备“移葬”朱世林的骨骸。“视察员”带来的风水先生一看之下惊道:“好一块风水宝地!”只见眼前的墓,比一般的墓气势宏大,坐西向东,正好处在状若一把中间高两边低的扶手椅子的山湾里,那椅子不正是墓地风水选择中的“背有靠”吗?再看那墓前,一池碧水随风荡漾,泛起层层涟漪,这水不正好是风水中讲求的“前有照”吗?所谓的“背有靠,前有照”是古人在选择墓地时要求墓的后面要有靠山,墓前要有水源,他们认为这样的风水宝地可谓是无往而不利也。再看那墓的正前方,一乘方方正正的轻纱小轿顶着个翡翠宝顶,那翡翠宝顶与官帽极其相似。举目望去,其前后左右竟无一山与之竞高,一峰独秀,独步天下。风水先生当场愣在了那里,好半晌才缓过神来,开始用罗盘测量。“这是一个卧虎地形,朱德不是白虎星下凡吗?挖了这坟可就等于是放虎归山呐,朱德发迹会发得更大!”
“视察员”不禁想到:1926年朱德刚从苏联回川,奉命到杨森部队做兵运工作。英军炮轰万县城,制造了我国近代史上震惊中外的“万县****”。在这次与英军的对抗中,朱德提着机关枪靠着江边的一块石头向英军射击,他靠过的那块石头上留下了70多个弹孔。还有一粒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飞过,穿过他的军帽,可他竟然毫发无损。后来人们就开始传说,说是他离开万县后,他靠过的那块石头就消失不见了。于是,朱德成了天上的“白虎星”,下凡是来解救人间的战争之厄的;那石头成了江中的神龟,它得知朱德有难,所以特意上岸护主,甘愿自身受损也不让朱德受伤,功成之后就隐身于江中……
想到此处,“视察员”不由地打了个冷颤:“可不是吗,这虎还是不入林为好,这猛虎一旦入了林,可就更难对付。我要抄了这坟,那不就是放虎归山,让朱德如虎添翼吗?那可不行,不能便宜了他朱德。”一声长叹之后,一行人灰溜溜地走了,留下了一座完整无损的坟墓。
这当然只是一个传说,无法考证。但谁又会想到,国民党都没能下手的朱世林墓,在“文革”期间却差一点毁在了红卫兵的手里。1967年1月,北京成立“揪朱联络站”。同年2月,“揪朱联络站”派出了“揪朱兵团”,到朱德的家乡“造反”。“揪朱兵团”来到朱德的故乡,召开“声讨”朱德的大会,到朱德的父母故居(当时里面办有“朱德事迹陈列展”)乱砸一气,煽动群众起来反对朱德。接着,他们瞄上了朱世林墓,将朱世林墓右侧屏风上所雕刻的穆桂英的头从颈部打断。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这一行为让老百姓群情激愤,自发成立起了“保朱兵团”。“保朱兵团”放出话来:“谁要再敢动他们朱家一根毫毛,我们就打断他们的腿!”北京来的“揪朱兵团”毕竟人生地不熟,又难以在当地寻求到有力的支持,自然也就有所顾忌,不敢轻举妄动。一星期后,他们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