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论文范文 >> 期刊论文 >> 保险论文

关于社会保险法的权利论文

类型:保险论文 时间:2011年6月3日

摘要:《社会保险法》的出台是我国公民社会权利立法的重大进步,它使公民的社会权利有了明确统一的实体法保障和司法可诉性。但《社会保险法》以授权规定认可了社保双轨制的存在,无疑损害了社会权的实质——平等对待的权利,有待将来进一步完善。
关键词:人权;社会权利;社会保险法;平等对待的权利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了《社会保险法》。作为我国社会保险领域的首部综合性法律,《社会保险法》的出台被认为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中一次重大的制度突破;同时,它又是一部公民的社会权利大法,它的出台无疑是我国人权事业的一个重大事件。
一、公民的社会权利
在人权发展史上,有“消极权利”(negativerights)和“积极权利”(positiverights)之分。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所提出的以个人自由和财产权为核心的自然权利,即所谓“第一代人权”概念,属于消极权利。消极权利是指个人反对国家政府权力的权利,奉行不干涉原则,政府被认为只承担“守夜人”的角色,不可恣意妄为,干涉个人自由。第二代人权是西方国家在无产阶级革命和工人运动影响下迫不得已在某种程度上承认的,现在称为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权利,人们又称第二代权利为积极权利,因为这一代人权不再保护个人反对政府干预的权利,而是要求政府作有利于个人平等的积极干预,由守夜人转变成福利国家。
马利旦就是战后新人权理论的积极倡导者。他认为,人权的理性基础就是自然法,但是这种自然法不应像以往的思想家那样规定。自然法既是人类本性所要求的理想的东西,又是随着人的道德良知和社会经验的发展而发展的东西。由此出发,马利旦认为人权在新的条件下,应该包括和反映新的内容:“人不仅有作为一个人格的人和公民社会的人的权利,而且还有作为从事生产和消费活动的社会的人的权利”,即人又拥有一系列新的社会权利,包括工作权、组织和参加工会权、取得公平工资的权利、取得救济、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基本保险的权利,等等。而且,马利旦认为,新人权与旧人权是兼容并蓄的,两种人权之间的矛盾是可以调和的,因为任何人权都不是绝对的和无条件的,至少就这些权利的行使来说,是有条件的和受限制的。国际社会的一系列重要的人权公约,就是在这种思潮的推动下做出和签署的,而且马利旦本人也参与起草了其中许多重要文件。
因此,二战以后,在各国人民的普遍要求下,1948年联合国通过并发表了《世界人权宣言》,这是第一个人权问题的国际文件。1966年联合国又通过并发表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这几个文件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承认和尊重,成为当代国际人权保护的基石性法律文件,被誉为“国际人权宪章”,在第一代人权的基础上确认了“第二代人权”。《世界人权宣言》纳入了积极人权标准的重要内容——福利主义主张。第二十二条规定:“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一员,有权享受社会保障,并有权享受他的个人尊严和人格的自由发展所必需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各种权利的实现,这种实现是通过国家努力和国际合作并依照各国的组织和资源情况。”
可见,第二代人权观点与第一代人权观点有了很大的不同。人权有了新内容,增添了广泛的经济和社会权利。这些权利包括:社会安全的权利、工作权和休息权、受教育的权利、生活保障的权利、参与文化生活的权利等。因而从纯粹个人的权利走向了社会化。很明显,这些权利不是保护个人以对抗政府或其他当权者的,反而要提请国家干预以保证每个人自由得以实现。后者可以说是实现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必要手段,这些权利赋予人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也就是说,它们将人从阻碍其作为人全面发展的限制和约束中解放出来。尽管这些社会性权利与古典的自然人权有着显著的不同,但为了所有的人都成其为人,要求平等地享有这些权利是完全正当的。
二、《社会保险法》是公民社会权利的进步和诉讼保障
我国已经签署和批准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决心履行对公民的社会权利的保障。我国宪法第四十二条到四十八条以根本法的形式确认了公民广泛的经济社会文方面的权利。宪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第四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
尽管宪法规定了公民的这些社会权利,但并不意味着公民这些权利就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要转变为实有权利必须要构建具体的法律制度。当下在我国,宪法权利还处在宣示的层面,不具备直接可诉性,宪法还不能直接司法化而作为诉讼和裁判的依据,我国的司法机关还不能直接适用宪法基本权利的条款。也就是说,法院还不能受理宪法权利诉讼。因此,在宪法对公民社会权利保护的指引下,建立起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